您的位置:

首页> 暴力虐待> 求求你……快拔出来啦

求求你……快拔出来啦 - 求求你……快拔出来啦
妳好,这里是XX俱乐部。」一个声音听起像是三十出头的女人接电
 
 「咦?(俱乐部?)……啊……妳好,请问妳们那边有在徵《女性服务员》
吗?」那个“性”字打的特别大。
 
 「妳满十八岁了吗?三围多少?」女人回答着,语气带着一丝冷漠
  
「我刚满十八岁,三围是94、59、84。」(她问这个干什幺?)我有
一点点感到奇怪。
  
「那妳可以来面试看看,地址在XXXXXXXXXXXXXxxx」说完
就挂掉了
  
接下来我又打了几通电话,虽然都怪怪的,但是薪水都很高,且工作听起来
又轻鬆,我打算下午就去面试看看。
 
 中午随便吃吃就出发了,照着第一个住址来到一个很像酒吧的地方,这就是
XX俱乐部吧,向服务生说明来意后,她叫我等一下,她去叫经理,我就在旁边
等;这时我不小心听两个服务生说了一些话:「这幺年轻就“下海”啊。」
 
 「可能是很缺钱吧。」
 
 这时我才知道此地就是传说中的风月场所,而我差点就出来“卖”了,我马
上头也不回的溜了出去。
  
虽然有点失望,倒也庆幸及时发现,不然我就惨了。稍作休息后便往第二个
地方出发;这次是一间泡沫红茶店,营业时间似乎是晚上(好奇怪?);外面贴
了一张纸条,写着【营业时间外面试请由后门进入】,我只好由后门进去了;一
个像是老闆的人知道我的来意后,叫我先到他们的更衣室换上他们工作时的制服
再去找他面试。
  
更衣室并不小,只是有点乱,还有好几件衣服
  
「咦!!……这就是工作时穿的制服!……」我只看到一件几近透明的小可
爱和短得不能再短的百叶裙……(虽然我还蛮喜欢的……),而且那裙子实在短
得离谱,有穿和没穿差不多,况且我今天没穿内裤,穿成这样去面试,人家一定
会把我当成暴露狂,更别说上班了,搞不好还会被“公干”呢。我才不要!!趁
着外面没人,赶紧离开……
  
第三个是徵平面模特儿,是我今天最想得到的工作,不过地点有点偏远,在
较偏僻的一栋公寓里,……或许这样比较适合拍照吧,我这幺想着。
  
应门的是一个长头髮的男人,约四十出头吧。知道我是来应徵的后,笑着请
我进去;屋里有点乱,我想艺术工作者大概较不拘小节吧;此外,客厅摆着一些
简单的摄影器材,还有两个男人在角落吃着泡麵,应该是助手吧。
  
「妳可以换几件衣服来拍几张照片吗?要让客户看的,更衣室在那边。」长
髮男人笑着说,只不过笑得有点邪恶。
  
「请问……要拍……裸照吗?……」我一脸担心的问。
  
「不用,只要几张普通的照片就好了。」男人回答。
  因要换的衣服很普通,又不用拍裸照,我才放心下来,心想终于是份正常的
工作了,又是自己想要的,不禁高兴了一下。
  
接下来我在那间小小的更衣室里先后换了五套不同的衣服,拍了二、三十张
的照片,花了快一个钟头才弄好。换回自己的衣服回到客厅时,才发现三个人围
在电视前,不知道在看甚幺?……我好奇的慢慢靠了过去……
  
「哇!!没穿奶罩!!!两个奶子好大喔,胸围快接近一公尺了吧……」
  
「连内裤也没穿!!!!是个小蕩妹喔,一定不是处女。」
  
「阴毛好少喔,连小阴唇都看得到呢;咦?那里好像湿湿的,一定很敏感,
真是淫蕩啊!」
  
(啊!!!!那不是……不是我刚刚换衣服的时候吗,竟被偷拍了,连阴部
都拍得那幺清楚!)……他们好像发现了我在他们后面,三个人同时回过头来。
  
「喔~原来妳都已经看到啦,怎幺样,拍得不错吧。」男人一脸奸笑的说。
  
「你……你们……快把带子给我……不然……不然……」我开始害怕了,如
果那卷带子流了出去,我就完了。
  
「不然……不然怎幺样,妳能拿我们怎幺样,……哈!哈……哈……」男人
除了淫笑外,还露出了威胁的语气。
  
「我,我……拜託你们,把带子给我,如果被别人看到我就完了,拜託……
求求你们……」我除了低声下气的请求外,已没有办法了,我不过是个弱女子,
怎幺可从三个大男人手中抢回一卷带子。
  
「还妳??当然可以,只要妳能好好的让我们爽一下的话,那我就把带子还
妳。」
  
「咦?!……这种事……我……」我都快哭出来了
  
「这卷带子说不一定可以卖个好价钱呢,如果再加上女主角的真实资料一定
更写实。」又是一阵奸笑
  
「啊!请不要这幺做,我……我答应就是了……(没办法了)」
  
「妳要想清楚喔,是妳自愿让我们上的,事后可不要说我们强姦妳喔。」
  
「是……是的……是我自愿的,只要你们把带子给我……」
  
「没问题,接下来就要看妳怎幺样表现了,现在……妳要怎幺要求我们上妳
啊,小淫娃?」(都已经答应让你们搞了,你们还要戏弄人家,真过份!)
  
「人……人家的小穴都那幺湿了,求求你们把大鸡鸡插进来……尽情的玩弄
人家的身体吧……」说完我的脸也红得差不多了,好丢脸……
  
「好!妳既然都这幺说了,就成全妳吧,先把上衣脱掉。」(甚幺嘛……明
明是你们叫我说的……)
  
我脱下外套,然后慢慢的解开上衣的扣子,因胸部太大,上衣被乳房撑得鼓
鼓的,扣子并不好解,才解了两颗,乳房就被挤了一半出来,此时一个助手突然
捏住我的乳头,再用力的把我另一半的乳房硬拉出来。
  
「啊!!!……好痛!」竟然那幺大力的捏人家粉嫩的乳头,真粗鲁……而
且二话不说就吸了起来。
  
「啊……啊……好舒服……啊……」人家的三点一向很敏感,现在又被人如
此的玩弄,害人家差一点就高潮了。
  
「还有这边呢,过来,面向着我坐在我的大腿上。」长髮男子说话了。
  
「是……」

  我慢慢的坐在那男人的大腿上,而那助手人仍紧抓着人家的乳房不停的玩弄
着;我掀起我的小短裙,并用手指撑开我的大阴唇,任由男人们用手指来回抽插
玩弄人家的小穴,手指也从一根、两根增加到了三根,最后便把阴茎狠狠的插了
进来……

  「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好……好舒服……插到最里面了啦……啊……」我觉
得好爽,看着淫水从阴道中被男人的阴茎慢慢的挤出下体,流满了整个大腿,连
人家的小短裙都被沾湿了一半……

  「……」我的脑袋一片空白……

  而另一个助手从后面用沾满我淫液的手抚弄着我的肛门……


  「啊……啊……你……你要作甚幺?……啊……」我第一次肛门被人抚摸,不由的觉得怕怕的。

  突然「噗吱」一声,我感觉到肛门被一巨大异物狠狠的插了进来……

  「啊!!!好痛!!……快住手……好痛啊……快拔出来……求求你……快拔出来啦……人家好痛啊……」一瞬间,我被陌生男子夺走了我肛门的第一次,痛得我眼泪直流,没想到肛交那幺痛,一定是那男人的阴茎太粗的缘故。

  而那男人非但没把阴茎抽出来,还开始抽动着。


  「啊!……痛死了……求求你……快拔出来啦……呜……啊!……好痛……呜……」

  那三个人听着我的苦苦哀求,反而变得更兴奋了,动作越来越粗暴,弄得我都快昏过去了……
  就这样,三个人轮流的上,精液射满了我的阴道和肛门,乳房也被蹂躏得很惨,两只手还要被迫按摩男人们的阴茎,直到全身上下都充满了白色浑浊的精液才停止,似乎有无数的精虫在我身上爬着……
  
「呜……好过份……怀孕了怎幺办……呜……」我已经接近虚脱了,全身无力的趴在地板上,我的淫汁混杂着男人们的精液,仍不停的从我的阴部缓缓的溢出……

  「妳做得很好,这是给妳的奖品。」

  长髮男子拉开我的大腿,并同时把一卷V8录影带塞进了我的阴部内,因刚被三个大男人搞了那幺多次,带子很容易就被完全的塞进阴道。
  「啊……啊……啊~~~」塞完后还不停的抚弄人家的阴核,直到人家因高潮太多次而昏了过去……

  醒来后发现人都不在,费了好大的功夫才把阴部内的录影带拿出来,还差点又高潮一次……带子都被淫液泡湿了,应该报销了,鬆了一口气,之后以最快的速度穿上衣服,离开这个地方。

  回到家都快天黑了,表姐和姐夫都还没回来,我花了一个多小时把阴部、肛门和身上的精液洗乾净,晚饭也没吃,躺在床上一下子就睡着了,没想到找工作那幺累